Document
快乐扑克玩法
珠海市斗門區人民政府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斗門要聞
怒江脫貧路上的珠海印記 2018年斗門區、高新區累計幫扶怒江州福貢縣3388萬元
  • 2019-06-20 14:13
  • 來源: 南方日報
  • 發布機構:區新聞辦
  • 【字體:    

■編者按

這是滇西北一方神奇美麗的山水,傈僳、怒、獨龍、普米等多民族兒女,與深深大峽谷、滔滔怒江水相依相伴。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怒江大峽谷的壯美和神奇,但也給這里留下了封閉落后的烙印。

按照中央關于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部署,從2016年9月起,珠海市對口幫扶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三年來,在怒江州下轄的三縣一市即貢山縣、福貢縣、蘭坪縣、瀘水市,一個個凝結兩地深厚情誼的脫貧故事,在怒江大峽谷的山間回響。

今天起,《南方日報·珠海觀察》推出“峽谷濤聲江海情——珠海助力云南怒江決戰脫貧攻堅一線”系列報道,全方位記錄高山峽谷間,珠海、怒江跨越4000里山河攜手向小康奔跑的故事,敬請垂注。

6月的怒江峽谷兩岸芳香四溢,前往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的途中,一條狹窄彎曲的鄉村公路向上延伸,逶迤于群山之間。公路兩側,種植在綠樹上的石斛,在微風的拂動下輕輕搖曳。

“在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的幫助下,這批野生石斛于去年7月開始種植,共種植了50畝40萬苗,惠及54戶農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42戶。目前,石斛長勢喜人,預計年畝產可達100斤。”福貢縣馬吉鄉馬吉米村村委會主任羅幾堆難掩興奮地說。

隱藏在高黎貢山茂密叢林里的馬吉米村,一個個如石斛種植、現代養蜂等項目的進駐,讓這個不為人知的村莊加速向小康奔跑。

自啟動與怒江州福貢縣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以來,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先后投入幫扶資金5408.14萬元,落實32個項目,在教育培訓、特色農業、醫療衛生、人才培養、產業帶動等方面著力幫助福貢貧困區域和貧困人口提高自我發展能力,惠及建檔立卡貧困戶達18327人。

●南方日報記者 林郁鴻

1 向海的方向出發

今年2月28日12時40分,云南省福貢縣,一輛滿載務工村民的大巴車在親人的叮嚀和祝福聲中徐徐駛出怒江峽谷,駛向萬水千山之外的遠方——2000多公里外的珠海。

與大巴車一同飛馳的,還有73位福貢人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這些傈僳、怒等少數民族貧困群眾都懷著同一個夢想:到大海邊去看看那個更為廣闊的世界,用自己的辛勤勞動實現脫貧致富的愿望。

車越開越快,越開越遠。鄉愁,卻如淡淡的霧嵐彌漫開來。車窗外不再是那條熟悉的大江,不再是那些需要仰起頭才能望得到頂的大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陌生的風景和未知的遠方,每個人的心里充滿了期盼和幾許緊張。

3月2日上午,當大巴駛入珠海境內,一眼望見浩瀚無垠的大海時,整個車廂里的人沸騰起來了。

“看見大海了,這就是大海!”“我也看見了,比怒江要寬得多了!”

“那家五金廠是按計件發工資,廠里對文化程度要求不高,能吃苦的話,全勤上班一個月工資在6000元以上。”當大巴車駛入市區,此行的領隊坡相奪開始向村民介紹起珠海斗門信譽良、口碑好、管理規范的幾家企業的基本情況,供大家參考選擇。

經過50個小時的行程,73名福貢務工人員在坡相奪和其他帶隊人員的護送下,終于到達珠海斗門井岸鎮文化活動中心,此時,當地企業的招工人員早已在這里等候多時。很快,在辦理完相關手續后,來自怒江大峽谷的73位村民走進了現代化的生產車間,在春天里種下他們實現脫貧致富夢想的種子。

“精準扶貧要點到思想和精神的‘穴位’上,不斷激發培育貧困地區的內生動力和自我發展能力。”珠海市斗門區扶貧辦相關負責人介紹,自斗門區對口幫扶福貢縣扶貧協作工作開展以來,通過實施技能培訓和勞動力轉移就業,提高貧困群眾的技能素質和就業能力,許多人已經轉移到斗門就業,不斷提高當地的增強造血功能和發展后勁。

數據顯示,僅2018年,就有507名福貢困難群眾轉移到斗門企業就業。與此同時,斗門區還設立勞務工作站,為怒江籍務工人員提供全方位關愛服務,幫助他們主動融入珠海,穩定就業。

“在珠海市斗門區的牽線搭橋下,福貢縣以農村貧困勞動力為重點,扎實開展勞務輸出工作,努力做到精準對接、精準培訓、精準輸出,持續增加貧困群眾收入,有效帶動貧困家庭脫貧摘帽。”福貢縣人才服務中心王志成說。

2 身邊的峽谷巨變

而在他們身后的故鄉——地處橫斷山脈怒江峽谷中段的云南省福貢縣,也在加速實現脫貧致富的進程。

馬吉米村隱藏在高黎貢山茂密的叢林里,植被豐富、芳香怡人。一條狹窄彎曲的鄉村公路向上延伸,逶迤于群山之間。公路兩側,種植在綠樹上的石斛,在微風的拂動下輕輕搖曳。正值花開時節,粉白相間的石斛花爭妍斗艷,沁人心脾。

而在公路一側,引人注目的還有一排排整齊有序的蜂箱,勤勞的蜜蜂在石斛花間穿梭著、忙碌著。在這里,有一份甜蜜的產業正在茁壯成長。

福貢縣生態良好、氣候合適,適宜養蜂,由于養蜂方法傳統落后,沒有科學的養蜂管理技術,導致產量低下,無法形成規模。為推進當地種養產業調整,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充分發揮技術、管理、經驗等方面的優勢,引進珠海專業養蜂企業幫扶福貢縣實施養蜂項目,培育出一條特色養蜂脫貧致富路。

“在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的幫助下,這批野生石斛于去年7月開始種植,共種植了50畝40萬苗,惠及54戶農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42戶。目前,石斛長勢喜人,預計年畝產可達100斤。”馬吉米村村委會主任羅幾堆介紹。

“全縣養蜂項目涉及子里甲鄉臘母甲村、上帕鎮臘竹底村、馬吉鄉馬吉米村等9個村,項目規模1800箱,總投資450萬元,目前已初見成效,中華蜂特色養殖為福貢產業脫貧提供了新路徑。”珠海市駐福貢縣幫扶工作組組長趙文樂說。

距離馬吉鄉不遠處,鹿馬登鄉阿路底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一幢幢嶄新的高樓在縷縷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走進福貢合勝民族服飾加工廠扶貧車間里,近百名工人正緊張有序地忙碌著。

“以前我家在山頭上,住著木板房,天天圍著山地轉,一年收入不到2000元,現在不僅住進了單元房,還能在家門口打工,每個月能拿到3000元。”念瑪怒邊操控著縫紉機邊高興地說。

拔窮根,發展產業是根本。據介紹,該廠總投資195.68萬元,其中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幫扶資金100萬元,是一個集保護設計、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集中化、規模化、現代化的民族服飾加工扶貧車間。2018年運營之前,珠海市在該工廠開展了縫紉技能培訓,現已為鹿馬登鄉兩個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102戶427名搬遷群眾提供了就業。

3 高山里的珠海足跡

“凡是用資金和項目能解決的貧困問題都不是難事,扶貧最難的是如何讓貧困群眾擺脫思想貧困。”趙文樂說,要解決思想貧困,人才支援是根本。

于是,“智志幫扶平臺”成為了架起兩地深化交流合作的橋梁。

福貢縣人民醫院,來自珠海斗門區婦幼保健院的醫生趙煒琨說:“我們剛來這里駐點時,福貢縣人民醫院的兒科剛剛成立,相關知識匱乏,對早產兒、幼兒多發癥等疾病缺乏治療能力。”

得知這一情況后,趙煒琨當即與同來的醫生們一起,制定了詳細的培訓計劃,采取集中授課、示范、病例討論等形式,對福貢縣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開展有針對性的業務培訓,幫助他們提高業務水平,熟悉各種兒科重癥搶救。短短3個月時間,趙煒琨就開展了全科學術講座7次、重癥搶救7次,協助救治病人150多人,其中,成功搶救早產兒3例,感染性休克1例,重度脫水休克3例。

蜚聲怒江的珠海醫生不止是趙煒琨。來自遵義五院血液腫瘤科的張曉敏醫生,以一己之力填補了福貢當地靜脈治療護理的空白。在怒江州,珠海派出的醫療人員完成了全州首例婦科腹腔鏡手術、首例冠脈造影手術等,不斷幫助怒江州縣級醫院提升多種大病治療能力。

“教育是精準脫貧最直接、最現實,成本低,并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最有效的方式和重要途徑。”已經連續兩年到福貢調研的斗門區扶貧辦主任劉孝雄這樣說。

2018年初,珠海市斗門區為福貢縣民族中學捐贈了一批教學儀器和72萬元資金,雙方決定在該中學成立“斗門班”,精選3名斗門骨干教師到“斗門班”進行支教。

得知這一消息后,曾經在云南支教的斗門區二中老師趙成裕在春寒料峭的3月,再次踏上支教征途,面對峽谷深處簡陋的教育條件和艱苦的生活環境,趙成裕把苦難和挑戰當成人生歷練,并定期舉辦“斗門班”公開課,組織集體備課、聽課、評課和業務交流,帶動學校老師從灌輸式傳統教學向現代教學模式轉變,更多次翻越山嶺,為殘疾學生上門送教。

以前,對福貢而言,珠海只是個地理名詞,遙遠而陌生。現在,在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推動下,越來越多的珠海黨政干部、教師、醫生來到福貢駐扎幫扶,在高山峽谷間留下珠海足跡。

數據顯示,自東西部扶貧協作開展以來,資金項目、技術人才、先進理念源源不斷地從斗門流向福貢,2018年珠海市斗門區、高新區累計幫扶怒江州福貢縣3388萬元,較2017年增長2366萬元,增幅為231%;加上市級幫扶資金,全年投入財政資金共計5408.14萬元,落實32個項目,惠及建檔立卡戶4288戶18327人。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